贵州华盛财税会计服务有限公司

15885508290

459417069@qq.com

服务项目

何经理:15885508290


花果园: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国际金融街1号楼29楼

新闻详情
首页 > 行业咨讯 > 内容

贵阳会计代理讲述公共财务会计责任与信任度

编辑:贵州华盛财税会计服务有限公司时间:2017-11-09

贵阳会计代理讲述公共财务会计责任与信任度

我相信,如果不透明,就不可能有会计责任和信任度。同时,应该明确指出公共部门透明性的关键因素是权责发生制会计。

我们整个会议的主题,都是讲英国特许公共财务会计师协会(CIPFA)和国际会计师联合会(IFAC)在公共部门治理项目中将要合作的领域。但我将以治理项目及其必要性来结束报告。40年前刚毕业、在新西兰公共服务部门工作的时候,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政府没有使用良好的会计信息。

因此,我认为,国际的普遍现象是,人们没有意识到良好会计信息对于政府的重要价值。

新西兰议会通过公共财政法(PFA)已经20多年了。PFA要求按照权责发生制进行财政拨款、预算编制和会计记录,这是财务管理和财务报告的一个根本性转变。

20年前,新西兰政府发布它的第一套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的政府财务报表,披露了政府的负资产等于GDP的10%。金融危机之前,在此期间,政府的净资产攀升至GDP的50%至60%之间。IFAC开展的国际公共部门会计准则(IPSAS)项目时至今已有15年了,该项目旨在为公共部门建立一套单独的会计语言。

今天,由希腊政府财务报告欺诈引起的主权债务危机,强调了财务管理和财务报告不善所导致的严重后果。显然,政府遏制全球金融危机的同时,也加剧了其财务状况的恶化,因为很多政府获取了更多的资产和负债,并实施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计划。

如果我们还未意识到政府对财务表现和状况的会计记录普遍糟糕这一问题时,主权债务危机给了我们一个很明确的说明,同时也应该引起一场重大的变革。我们已经看到了私营部门财务报告的失败。这导致了《萨班斯法案》的通过,很多国家建立了私人部门审计的监管机构,而对于公共部门的报告失败,却很少有政府采取相应行动。

所以,今天我的目标是回答我们在探求政府建立高质量会计的道路上的一些问题:目标是什么;利益攸关的是什么;我们的进程走到了哪里;我们在进程中和谁相伴;途中会有哪些障碍;作为专业人士,我们该怎么办?

目标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IPSASs被主要国际金融机构认可;能够被国家、州、地方各级政府广泛应用且被高质量的实施。

更为具体的就是:最终目的不在于IPSASs,而在于全世界的政府能有更高效的表现。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高质量的财务管理和财务报告。这反过来也意味着:预算、拨款、会计领域更为广泛地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而我们需要一套独立、高质量、被国际和法律认可的财务报告标准。

利益攸关的是什么?

政府财政管理失败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一些公民丧失对于民主权利的控制。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19世纪70年代中期的纽约。当整个城市遭遇破产,预算控制权就移交到了主要由银行家组成的财务管理委员会。

主权的丧失显然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在爱尔兰最近的选举中,前政府由于在金融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而受到严厉的惩罚。对于遗留下的预算、拨款和会计制度安排等问题,政党换届并不是解决方案。长远来看,结果很可能还是一样的。更为极端的情况就是,一国政府无法控制其财务状况而导致对民主的丧失。

在欧洲,目前的危机引起了公众对欧元未来的争论。欧元的失败会是对欧洲和欧洲一体化的沉重打击。它的崩溃最终导致的不仅仅是整个欧洲的动摇。

最后,政府对于财政控制的丧失可能会导致经济的重大调整和社会的动乱。

所以,利益攸关的因素有很多!

我们的进程走到了哪里?

我相信,这次旅程的关键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在20世纪90年代初,这些政府改革之前,政府会计采用的是收付实现制。第一步的迈出是勇敢的,因为没有先例,特别是在国家政府层面。另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就是1996年IFAC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的支持下成立IPSASs项目,国际货币组织把政府财政统计建立在权责发生制的基础上,其后续行动进一步强化了这个趋势。这两个事件为权责发生制会计成为政府财务报告的标杆做出了重大贡献。这也是我所认为的我们目前所在的阶段。

我们在进程中和谁相伴

目前IPSAS采纳小组的成员包括:联合国系统、欧洲委员会、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北大西洋[16.18 -2.47%股吧]公约组织。

各国政府包括:瑞士、西班牙、南非、奥地利、巴西、哥斯达黎加、肯尼亚、秘鲁、柬埔寨、越南。

但采用权责发生制的是群体更大,如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新西兰等。难免有人会认为,采用权责发生制就是终点,但实施过程中的挑战更大。

途中的障碍会包括:财务报告的政策问题、会计资源中的人和系统问题、宪法和律法的限制。

我们能做什么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我们的行动需要来自外界政府的信息压力。这不是一般情况下我们期望政府按照自己意愿所做出的变化,它需要包括国际和国内专家的行动来完成。如果转变发生在国家级别,那么来自于国际的压力就必然会有帮助。对于国家,专业会计机构在政府改革、包括财政管理和改革上的直言不讳,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花了10年多时间制定IPSASs,就是意图改变政府财务报告的模式,创造一个国际环境,即收付实现制是不可被接受的。我们积极推进的另一项改革就是公共利益监督委员会,监督IASB和IPSASB。我们相信这将进一步提高IPSASB的合法性。